深圳话剧《相逢尴尬时》空港演出剧照及观后感两篇

  • 编辑: 演出网掌柜
  • 2017年10月30日 06点28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406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深圳话剧《相逢尴尬时》空港演出剧照及观后感两篇

Null

一、胖鸟的尴尬正传

作者:大卫(60后)

电影《阿甘正传》中小女孩儿问阿甘:“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

阿甘答:“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我自己了吗? ”

Null

面对这样的问题,话剧《相逢尴尬时》是这样回答的:“大体上这世界有两种幸运的人:一种是自欺欺人地活了一辈子,但依然还是个好人;另一种是踏踏实实为自己的目标奋斗了一生的人,却发现成功和丰富的阅历菜单上签的是别人的名字。很难说哪一种人比那一种人更幸运。不过他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在于,成为那种人并不由他们自己所决定。在我们的时代,好人变坏和幸福的生活灰飞烟灭都是一瞬间的事情,除了坦然面对我们没有其它的办法。我们在故事中看到的美好品性,放在生活中常常变成笑谈,反之亦然。”

Null 

1994年当大多数人还在昏昏噩噩时,北京广安门“勿忘我鲜肉(花)店”32岁老板的处女作《故意伤害》被中央实验话剧院(现国家话剧剧院)选中,由当时剧院的台柱子老戏股韩童生、冯宪珍领衔主演,该剧上演后一炮而红轰动整个戏剧,破天荒地连演了40余场,开创了中国小剧场话剧的先河,为中国的先锋话剧树立了一个标杆。随后,该剧编剧那个花店老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他尊崇了邓爷爷的点画,伴随着滚滚南下大军,在深圳开始了他的话剧艺术创作。2003年全国第一个民间非盈利话剧社“胖鸟话剧社”在深圳诞生了,随之而来的是《狐说》《此身此行》《画须添龙》《每年一次拥有你》《一猫六日》《宇宙之眼》《519幸福学园》《曼陀罗》《蠏》《茉莉的战争》《香槟与蚝的浪漫史》《排队》等一大批优秀剧目应运而生登上舞台走向世界。

Null

Null

Null

胖鸟话剧社的艺术总监,那个曾经的花店老板成为了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深圳市宣传文化基金会艺术评审委员、三届曹禺戏剧文学奖获得者、第二届深圳大鹏文艺奖戏剧文学奖获得者、首届南山戏剧节最具历史贡献奖获得者……他就是:杨阡,天津人,耀华80届的骄子。

Null

2017 年深秋,在阔别家乡37年后,杨阡将自己的人生感悟写入了新戏《相逢尴尬时》,并于10月27日、28日在天津空港文化中心剧场举行了省亲演出,家乡观众用笑声、掌声和鲜花对他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认可,其中28日的演出开票仅半天就全部售罄。

Null

 Null

话剧《相逢尴尬时》想要告诉我们: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曾经的街头女王和一个闯了“大祸”的小书呆子相遇

高尔基小说中的故事人物影响了两个人的大半生

 Null

Null

致敬在文学荒芜时代的文学家

致敬50、60后的非凡成长

致敬曾经被人唾弃的罗曼蒂克

致敬今天仍坚守艺术的小资们

致敬曾拨弄过我们心灵的高尔基、大仲马、弗吉尼亚·伍尔夫、萨特、西蒙娜·福波娃和伟大的古典诗人维吉尔……

致敬书中的人物:狄安娜·普瓦提埃、玛尔戈女王、拉·瓦尔埃尔以及被编织进青春幻想的街头玩伴,她们代表了天下所有可欲而不可求的女神

致敬动荡的年代与飞逝的人生

 Null

Null

Null

这个故事是人生四十年的岁月感悟

这份情感是一对有缘无份的痴情男女的销魂挽歌

这段缩影是社会历史转型亲历者刻骨铭心的记忆

……

Null

 Null

当今的话剧舞台有些鱼目混杂良莠不齐,一些粗制滥造的戏剧严重扰乱了观众的审美和视听,就连有些从业者自己都在怀疑或感觉到前途黯淡,想要寻找李叔同、曾孝谷、欧阳予倩他们在百年前创立“春柳社”的初衷。笔者认为:话剧还要以对话方式为主,以一剧之本剧本为核心,要有诚意、有创意、要词能达意,满足这几点才能算作好话剧。话剧《相逢尴尬时》正是这样一部诚意之作走心之作。它让主人公的命运紧紧地同民族的命运、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相融合;语言对话缜密逻辑性强,笑果非凡;演员表演有张力有功底,反差变化运用自如,令人叫绝;旋转创新的舞台设计简洁、新颖、时尚,即满足了剧情的需要,又让戏剧本身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和变数;服装、化妆及小道具的点滴细节,都给演出增色不少……

 NullNull

Null

Null

Null

阿甘曾说:“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纯简的人。”

Null

谈到话剧《相逢尴尬时》杨阡说:“一个人除了以自的方式去生活和思考,对那些外在的理由,不管是反对他的还是赞成他的,是无法给予回答的。我愿意用这出戏和所有我们六零后的同代人分享某种尚存的理想、忠诚和爱的内在温度。”杨阡和他的胖鸟剧社的同仁们时刻遵循这自己的创作宗旨,始终把艺术水准看得高于一切,他们不忘初心,不跟风、不附势、不追名、不逐利,踏踏实实做自己喜欢的话剧,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惊喜和精品呈现给热爱胖鸟的剧迷们。

 Null

套用《阿甘正传》的名言“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希望中国小剧场话剧开山鼻祖之一杨阡在人生尴尬后能不再尴尬,真诚期待与胖鸟共同分享他明天飞翔的精彩故事。

Null 

二、 

相逢又相逢,莫非梦中梦

以往算是梦,人生本是梦

作者:梁展晟 (90后)

人生何处不相逢 相逢犹如在梦中 连年为你留下春的诗 偏偏今宵皆成空 人生何处不相逢 相逢犹如在梦中 你在另个梦中把我忘记 偏偏今宵又相逢。——姚敏

Null                                           

2017年10月27、28日,在天津空港经济区文化中心剧场剧场上演的《相逢尴尬时》十分精彩!观看之后的朋友们总会感叹一句:人不可能同时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很好,也不可能同时扮演好所有的角色,那么应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令人印象深刻。一个旋转舞台,四十年所发生的事情,六组故事,两个天津人讲述了他们从北向南、又由南向北漂泊的爱恨情仇。沿着岁月发展脉络衍生的好故事,如果亲历过同样的时代和历史事件,那份转型时的动荡或许更能引起你的共鸣!

Null 

每一组故事开始前的开场环节,编剧杨阡所扮演的导赏角色既是话剧表演中的亮点,又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看似无关痛痒,说的也都是与后文毫无关联的个人感怀,但是看完了后面的情节你会突然发现,他的每一个字全和剧情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尽管他的出现倒显得与观众们“相逢尴尬”,也不排除多说点儿话为给演员换装提供一些时间,但我还是觉得如果他不先讲两句,你不会太容易找到接下来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我喜欢他酷似乔榛的声音和气质,会让我再看话剧时更踏实。

Null 

口琴吹了几个音就戛然而止、言未及意便扑上去热吻、手连抬都没抬门铃却响了、编剧激动起来时的讲解磕磕绊绊……看似是表演时的失误或遗憾,但再看看门票上赫然印着的“尴尬”二字,嗯,圆满的解释——或许男女主角所成长的那个特殊年代造成了心理和人格的畸形,大概本来就不该对未来期许。你的未来也不一定非要是我们的未来,这样相逢时就更像是老友重聚;说是“尴尬”,但笔者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双方的任何不知所措,反而更觉得每十年的再度相遇,两个人的心都能离得更近一些,更多的人生阅历之于生生死死,让对彼此的理解和包容都能再增长一分。这让我突然想到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男男女女,当再面对面的时候,自然而然,舒心畅快,那因为熟悉所带来的温暖一定远远大于曾经陌生时相对一笑的羞涩。

摄影:赵涛、刘宏韬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只言片语:

@小编:剧中童津的原形叫易梅(估计58岁左右),如有人知道她的下落,请与深圳胖鸟剧社联系,杨阡会有重谢。

@木吉x2:看剧之后,我在想,我们这个年龄(55岁),大部分人,还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算是中年,但也总归经历了一些世间的繁杂与纷扰,说实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经历,心路历程,别管人前的一本正经是否百分之几的出自本心,人后呢,夜深呢,反正我会在静下来,对着茶杯,有时看着热气上升就出了神儿,我们曾经的一直追逐着生命本真的东西,自己称之为梦想的东西,有多少美好的东西被逐渐遗忘,比如童年时的纯真、那些被尘俗戾气淡化的纯粹究竟还所剩多少,还够自己在不想不愿而又不得不面对的种种凄苦来临时保持镇定与尊严吗?50多年那些所谓的成功收获所掩盖的孤寂与隐忍、又有多少能在太阳下晒晒呢.. 也只能收拾好自己,让我们相信罗曼罗兰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为了将来不会《相逢尴尬时》太过尴尬!

@正争整政:听说胖鸟的《排队》可以来天津在西岸艺术馆演出,本人举双手支持!!!

@大小通吃:第三场有些逻辑关系没有交待清楚……

@gao大立:女演员太给力了,演什么像什么;超赞!

@姘萍:最后一幕女主角显得过于年轻了,但总体还不错。

@画眉群的巨擘:串场的讲解人很棒,一看就有底蕴。

@阿华:   加强戏前的宣传。要不众筹,弄个YH文化发展基金什么的,每年搞它一次,总之要把它搞大,说不谁那一天就成上市公司了,到那时,哈哈。

@zhangzhong & wildman:杨阡作为耀华名人,他的话剧应该在耀华中学的礼堂上演。

@zhangzhong:在耀华礼堂演出,杨阡才是故地重游,焕发青春呢。

@wildman:@阿华 胖鸟能上市是不可能的,但是胖鸟能上国际新闻是完全可能的。而前提是需要大量的欣赏和赞助。西方现代艺术基本是靠赞助来运营,没有投资获利的生存空间。

(未完,待续!)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