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亦假•假亦真 ——观国家话剧院出品的《罗刹国》有感

  • 编辑: 演出网掌柜
  • 2017年09月14日 01点03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389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演出方给出的剧透:

虚无缥缈的罗刹国位于一座四面环海的岛屿之上。那里住着面相丑陋又行动怪异的罗刹鬼。一个叫马骥的人类遭遇命运安排落难至此,被善良的女罗刹皮里皮敦收留。但并不领情的马骥趁着黑夜逃脱,紧接着就遭遇了女罗刹的兄弟麻里麻达的陷害。这一切厄运并没有结束,马骥又遇到了罗刹国的周通判、打鬼团、目夷大人以及梦魇的纠缠与羁绊。 

无法逃脱的马骥只好暂住此岛,他明白了罗刹国以丑为美的进阶标准并开始学习和适应,他就这样照着罗刹的方式有模有样的奉承和攀援起来。马骥渐渐磨灭了回归人类世界的希望,更是放弃了寻找为何飘落至此的缘由,他在浑浑噩噩之中度年如日,梦魇对他侵害的魔力也越发强大。 

终于,目小红的出现让堕落于此的马骥再次唤起出逃与回归的想法。 

但这一切都太晚了。 

真亦假·假亦真

——观国家话剧院出品《罗刹国》有感

 Null

Null

这部剧让我想到俄罗斯作家契科夫的文章《装在套子里的人》,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罗刹国,住着一堆罗刹鬼,他们是鬼也是人,他们是带着鬼面的人,有的人带上就真的“戴上了”,从此将真我放弃,相信只要相信就是真的,自己可以欺骗自己一辈子;有的人迫于生活被“戴上”,依然珍惜自己人的内心,相信假的真不了,早晚会败露。他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真正害怕的不是鬼,而是真把自己当鬼的人,以恶为善,以丑为美,小人得势后真真正正在舞台上“群魔乱舞”,在这人生的舞台上,什么不是假的呢?人不如鬼,善恶一线。最可怕的是他们精致地伪装自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最后顺着“杆子”,一路登上高位,完完全全变成了鬼,用制造恐惧来统治集权,这可怕的黑暗就这样恶性循环了下去!我猜也是为什么最后导演安排男主逃向观众以黑暗结束!真是魔幻、现实、深刻!

Null 

Null

我非常喜欢表演当中配合的富含戏曲元素的背景音乐,它与贯穿全剧的红色色调、演员的表演、情节的递进之间的尺度拿捏都相当到位,但是我后来又想如果在舞台侧面加上民乐队现场演奏的话效果是否更有震撼力?更重要的是,戏的前半部分没有什么台词,相信三分之二以上的观众没有看懂,而对于我来说,也许正是因为音乐的魅力吸引着自己继续关注下去,以至于后面越看越明白。形体剧的外衣用戏曲骨架一撑,一下子有了一种死神一般瘦骨嶙峋的扭动身姿,即显得轻,又能感受到那种碾压。动作层面已令人如痴如醉,这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声音的处理,我还是第一次在剧场感受到这么有深度的现场声效控制,舞台的宽度和戏剧想象空间被声音直接拓宽了,甚至有了电影式的听觉体验。对形体剧这种台词发挥本身受限制的剧型真是个有意思的补充。

 Null

Null

当然,如果在戏的一开始你就交待给观众一个意象,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引导全局的线索,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会体悟出更多的内涵来——演员们对戏剧化的节奏悟性很强,至少能让一部分观众完全融入这个荒诞的故事,也许没有在细节上呈现出妖魔鬼怪的本质,然而却很好地抓住了作品本身灵动的特色:我们正处在一个物质和心灵都极为复杂的时代,电脑、手机……各种技术包围在身边,导致市场认为的好戏剧票才是卖得最好的,所以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都需要拿出勇气、提高自己的意识,在这个喧闹的世界中既从物质引向精神,还要敞开心胸发现、接受有意义的新戏剧形式,终有一天,那些喊着看不懂的人们一定能够发现这些作品秘密传递给你的精神信息!

 撰文:小梁子

摄影:石鸿祥

 Null

附件一:罗刹国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D%97%E5%88%B9%E5%9B%BD/4496727?fr=aladdin

Null

附件二、高清视频:话剧《罗刹国》

http://www.iqiyi.com/w_19ru9e0jah.html

Null

附件三、众说纷纭

@daiwei:自8月起,全国有20多部新戏来到天津,参加“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季暨华北大区优秀剧目邀请展”,票价不高,津门话剧迷可以一饱眼福和耳福。

@qiao瞧:根本不是什么话剧,也算不上舞蹈。说好听的是一种学西方不伦不类的现代戏剧而已,说不好听的就是反复拍练而成的群魔乱舞,哗众取酬。这样的故事,这样的表现手法不是不可以,但绝不是最佳选择,而是编导的一厢情愿。要不是演员很OK,此戏将一塌糊涂。直言此戏舞蹈设计、灯光设计、形式设计大于内容本身,编导有些卖弄,将其定为“全国话剧优秀剧目”有些牵强。

@ Rum 一部充分证明音乐在气氛营造中具有多么庞大能量的舞台剧。很多皮影的元素,大量面具的运用,高强度肢体动作,音乐起了决定性作用,营造了志怪诡异的演出氛围。演员很辛苦,观众略疲惫。另,令人「感动」固然不是戏剧的第一要义,但是近末尾时罗刹鬼为了马骥牺牲自己的那幕,还是眼湿。

@瘤乡:音乐有冲击力,但变化不多。

@ 凌婼 从阿维尼翁戏剧节到爱丁堡艺术节都与你相遇的缘分。为了生存,我们是否终会妥协于曾经自己讨厌的模样……从表演到内涵乃至音效都很喜欢,超出预期的surprise。看剧回来的路上,终于感受到8月的爱丁堡到处都弥漫着艺术的味道~

@锅滑YK:适合小剧场演出,很好的试验或叫先锋戏剧。故事叙述略显繁琐,没有在短时间内抓住观众。故事不够紧凑,有些散。呵呵

@沉默:满意的一台话剧。美学表达、演出水准、现实意义都无可挑剔。良莠不济的演出市场里还是挂着国家名头的靠谱点,起码是6-7分保障上不封顶。

@ 熊阿姨 舞蹈部分极其惊艳,大红色倾盖、披风、面具效果也令人赞叹。但是一张嘴就尴尬了,价值观和故事冲突过于浅显。不如彻底改成舞剧,或者用文言文。

@ 零点阳光 : 罗刹,此云恶鬼也。食人血肉,或飞空、或地行,捷疾可畏。”(《慧琳意义》卷二十五)。 顾名思义,罗刹国简单来说,就是鬼域,一个原本人鬼殊途的地方。马骥的到来或多或少为原来也不算平静罗刹国带来几波涟漪。即为鬼域,这里遵循的不再是人性,而是鬼性。外表上,鬼性以...

Null

@ 木子多多 舞台效果真的很赞。 全场只有男主,周通判,目小红是人类,有台词,剩下的都靠舞蹈和肢体语言来表达。不得不说演员的舞蹈功底都很棒,和灯光音响的配合,在没有台词的情况下也能感知到剧情的发展。 再有就是人物的塑造很成功。 男主经历了从人到鬼又想变回人的内心觉醒过程。女罗刹全程一言未发,对马公子的爱九死未悔,直到临死前又把一双鞋抛给了男主。目小红在带着面具时卑躬屈膝,摘下面具后终于直起了身子。目大人,作为面具最大的罗刹鬼,也露出了善良的一面。结尾的高潮剧情恰到好处,周通判是人,为了荣华富贵,出卖同类,彻底变成了鬼;女罗刹是鬼,却为了爱牺牲生命升华成了人。人鬼殊途,善恶一念,有时恶鬼害人,有时恶人却胜过恶鬼。这正是整部《聊斋志异》的核心思想。总体上说,剧情与原著稍有不同,但又很好地契合了原著的含义。蒲松龄在《罗刹海市》最后的结语中说:“花面逢迎,世情如鬼。”说的是罗刹国,也是我们的生活的世间。略显现代化的改编,让当代的男主和宋代的周通判遇到一起,时空的交错,让罗刹国更显扑朔迷离。仿佛这个罗刹国在遥远的天边,仿佛这个罗刹国就在我们的眼前。

@使徒:今天刚看完,结尾罗刹女为什么会突然口吐人言有点不明白,是之前马骥说的时候记住了?

@里噢哩:没有布景!没有繁琐的道具!11名演员,几乎始终在台上!80分钟的演出;小剧场先锋戏剧!可以不喜欢,但值得一观!

@ 苇杭 对《罗刹国》没有太高的期待,也不习惯在看剧前了解剧情,总是执著地认为直接进入现场反而能够对戏剧产生更真实的反应。

看似倒转,实未倒转。国话小剧场布景最显眼的就是一座倒转的山,或许是为了强调在罗刹国和人类世界之间规则的相反,丑和美,谄媚与正直。但一方面,前面铺垫过长后面相对仓促,对丑-谄媚和美-正直的对比不够深入。另一方面,罗刹国和人类世界的规则真的是相反的吗?就规则建构本身来说,两个世界都并未脱离权力的体系,在这一点上来说是具有相似性的,只不过呈现的方式不同,因而算不上真正的倒转。

那么,所谓的倒转出现在哪里?或许答案不在世界/环境,而是在主体本身才能表现出来。马骥也会迷失在罗刹世界,丧失希望,寄托谄媚,很快地融入罗刹国的规则之中。反而是救马骥的罗刹国女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吐出的人类语言象征着罗刹国和人类世界的倒转——这个倒转不在整个世界,而在于每一个主体所体现的“人性”与所谓的罗刹国之“鬼性”之中。

人性与鬼性不是固定地附着于某一个主体之上的。罗刹国的王目夷收留了人类流落于罗刹国的女孩目小红作为养女,并为了保护她给她面具,甚至最后为了放了她和马骥而被害死,这是我们所认为的人性的体现。周通判(Zhou Lin)虽然是从人类世界而来,但做起谄媚与陷害之事却毫不手软,这是我们所认为的“鬼性”的体现。

而人性与鬼性又不总是可以倒转的。目小红来到罗刹国的时间是十年,远远超过马骥,但马骥在这段时间中就已经开始想周通判一样“适应”罗刹规则而忘乎所以,但目小红却执着于回家、亲人。究竟成为什么样的人,还是要看主体的选择,时间和环境固然重要,却不是放弃自我的理由。

那究竟什么是罗刹国?其实作为先锋戏剧来看,没有必要一定要落实到某处,但不妨碍我们有一种猜想。从一些细节来看,我认为罗刹国其实是人类世界的一面镜子。第一个原因是罗刹国和人类世界总是反着来的,就像镜子会调转左右一样,罗刹国和人类世界的价值判断也是左右相异。第二个原因是周通判在调戏马骥时,回答马骥从哪里来的时候说“你去问问老天爷”,手指向的方向是地面,这也是与人类世界相反的。第三个原因也就是作为话剧的功能,让人类更好地认识自身,话剧是镜子,罗刹国也是一面镜子。(最后一个原因也是我个人不喜欢很多当代话剧的原因,总认为他们把话剧排成了大小品,包袱不断,看着很热闹,却丧失了话剧本身的意义和价值,索然无味。)

而从一些形式上来看,本剧融合了传统戏曲、傀儡戏的一些元素,包括整个的节奏和身体语言。但似乎前半部分节奏和传统戏剧更为接近,后半部分反而快了起来,导致很多东西总感觉缺少铺垫,太过突然。后半部分的身体语言更接近传统戏剧,包括轿子、脚步这些,前半部分的身体语言更接近西方话剧尤其是实验戏剧的表现方式,齐诵、整齐的脚步等等。思路很好,也很用心,但总感觉前后是断裂的,这或许也是一些人认为前面有些无聊,差不多一半的时间过去后会感觉无聊而看表的原因。前半部分或许更适合面向外国观众(就像字幕是英语一样,或许本身也是为外国观众而备的),后半部分或许更适合面向国内观众(也是蛮遗憾的,感觉能够接受传统戏剧节奏的人越来越少)。

音乐和舞台设计(海浪等)都蛮好的,专门说音乐估计也能再写一些,比如重复的音乐和人物设计之间的关系(有好处,就是把这个揭示的很清楚,也有不好之处,就是显得太过刻意)。最近看的国话的剧音乐都是蛮心水的,从去年的大剧场《北京法源寺》到今年年底的小剧场《爆米花》《罗刹国》。

@闻人:原来是根据《聊斋志异》改编的人鬼情未了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