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俄罗斯导演朵金的戏剧《兄弟姐妹》

  • 编辑: 演出网掌柜
  • 2017年03月08日 03点32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341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昨天看戏迟到了几分钟,对《兄弟姐妹》的名称的由来进行了臆断,其实该片名是来源于片头斯大林二战时的原声广播,他号召苏联的“兄弟姐妹们”,为了战胜敌人,放弃一切。这样看来,“兄弟姐妹”的含义就更加深刻了,更具有反讽的意味了。昨天写完剧评后,今天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Null

先谈谈本剧和波兰名导陆帕的《伐木》、《英雄广场》的异同。陆帕出生于1943年,比朵金大一岁,两人都是享誉世界的戏剧大师,都获得过欧洲戏剧奖,人生经历也有很多相似之处。8小时的本剧和5小时的《伐木》、6小时的《英雄广场》一样都是属于超长的舞台剧,大的主题都是对过去时代生活的反思。不同之处也非常明显,《伐木》、《英雄广场》,给人的感觉是冗长琐碎,就像生活的流水账,甚至像是精神病患者的呓语,没有耐心看不下去,没有悟性看不明白,戏剧冲突不是很激烈,戏味不浓,但是实际效果还是不错,通过这种刻意营造的高度写实到啰嗦的舞台美学,让观众一下子就返回到过去的那个令人压抑到绝望的时代。从整体戏剧效果来看,陆帕的戏剧真能看懂的人不错,陆帕自己也说,他的戏观众看不懂很正常。能完整看完全剧的人中又有多少是碍于面子坚持下来的只有天知道。而朵金的《兄弟姐妹》虽然更长,但是整体戏剧效果更好,属于传统的舞台剧范围,绝大部分人都能看懂,在关键点上能都发出会心的笑声。这也是《兄弟姐妹》剧中的研讨会观众参与度非常高的原因。两位大师导演的风格的差异其实就在他们对戏剧的理解之中。陆帕宣称,导演是时间的主人,不是奴隶;朵金则认为,戏剧应该给人以共鸣,而非娱乐。

Null

再谈谈剧情主线。全剧很长,容量丰富,剧情主线也不少。

第一主线当然是是农庄和村民的命运,胜利前后的对比反讽,例如第二场贾尼切夫到返乡士兵伊利亚家里强迫购买公债,伊利亚的女儿吃的东西比战争时代还不如,伊利亚把全部积蓄拿出后,储钱罐里剩下的叮当作响是他在战争中出生入死赢得的多枚军功章, 军人的至高荣誉居然换不到女儿的一顿饱食!

其次是米什卡和叶戈尔两位年轻人的前程对比。米什卡老实,叶戈尔轻浮,前者留在村庄种地,后者到城里学开拖拉机。两人在浴室赤身谈女人的一幕是很经典的片段。米什卡不知道什么是镰刀锤子,叶戈尔讲了“胃口”的黄色笑话。米什卡生活艰难,叶戈尔生活优渥,米什卡为了几十卢布愁眉苦脸,叶戈尔开着价值5000卢布的摩托车回乡炫耀。这辆只闻其声的摩托是剧中非常精彩的虚拟道具之一,也是工农业剪刀差的典型代表。叶戈尔卖了摩托,娶了米什卡的妹妹丽莎,当他趾高气扬的把五叠钞票丢在桌上的一幕也象征着城市对农村无偿索取后的傲慢。

Null

再次是米什卡和瓦卢哈的爱情主线。一个是未满18岁,刚刚长成的大男孩,一个是丈夫牺牲在战场,美丽泼辣的寡妇。两人的忘年恋起源于酒宴后米什卡喝醉了后大胆拥抱了悲痛失望的瓦卢哈。也许作为村庄里最美丽的女人,瓦卢哈很早就是米什卡的性幻想的对象。当两人在艰苦劳作后躺在干草堆上很自然的滚在了一起。瓦卢哈看似风骚,其实对爱情十分忠贞,当她放下顾虑和米什卡好了之后就义无反顾。就算被迫离开村庄,她也一直都爱着米什卡。米什卡也一直爱着她,一直不愿结婚,虽然村里喜欢他的女孩不少。两人的爱情是悲剧,只能在米什卡的梦中团圆。

Null

最后是安菲萨和卢卡申前后任农庄主席的情节线。战争中,安菲萨担任集体农庄的主席,带领一群妇女和几个老弱病残,两个半大小子完成生产任务,勒紧腰带支援前线,同时没让村里的小孩饿死,应该来说业绩是很不错的。胜利后,她却因为战时带领村民吃苦受累,没有兑现胜利后日子就好了的诺言而被罢免。她的新任丈夫卢卡申担任了新主席,卢卡申忠实执行上级决定,伐木、交公粮、买公债,最后因为私自给村民发放粮食被捕入狱。期间因为卢卡申主动去伐木,米什卡还担任了一段时间代理主席。卢卡申被捕后上级决定再次让安菲萨担任农庄主席,她却走上了为卢卡申伸冤的道路。农庄主席的职位的变动也是农庄命运的变迁。

Null

除了上述情节主线,还有很多情节副线,例如叶戈尔与丽莎的爱情,米什卡与基墨菲的恩怨等等,因为全剧时间充分,副线刻画得也很丰满成功。

总的来看,《兄弟姐妹》可以说是前苏联上个世纪四十年代集体农庄生活的浓缩,酸甜苦辣,家长里短,都在其中,全剧时间虽长,但是每一个人物,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有含义在其中,值得细细品味和回味。

撰文:Mr.H

摄影:钱程 等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