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 ——20160116话剧观后小记

  • 编辑: 微笑
  • 2016年01月18日 02点14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208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

——20160116话剧观后小记

NullNullNullNull

话剧作为一种舞台艺术,需要面对一个舞台之狭小与生活之博大的矛盾,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个矛盾,能不能相互融合和接受?2016116日,西岸艺术馆上演了第四届北青展演的精彩终曲《朝生暮》。

NullNullNullNullNull

早在其演出的半月前我看到这个名字时,就已被透露出的浪漫诗意的气息打动,原以为是琼瑶剧一样的花月良宵、卿卿我我,没想到剧作本身却描画了更阔大的天地人情怀——渺小而复杂的人如何在偌大的空间中自处?这部作品并没有像希区柯克的电影、或其他的话剧那样用“三一律”的原则对生活进行挤压以便于表现,而是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段,制造弹性的时空,又借助于演员生动的表演和观众的互动想象与理解,在空旷的舞台上驭马行舟。

NullNull

Null

在西岸观看的四部话剧中,这是唯一一部在明亮的灯光下制造出了黑夜的假象,但给了人们更多的思考。舞台上表现的人类生活,反而给观众一种真实的幻觉,就像雨果的《九三年》,为了一些真实的事物在观众眼里逼真起见,本剧的游离、虚幻、梦境、似是而非般的情节,都形成了一整套约定俗成的东西伎俩,是台上的艺术家们和静候的公众的“默契”,我们共同约定对艺术所抱有的相信的态度。

NullNullNullNull

编剧大概是刻意让观众不懂,我们也的的确确不太懂,曲终人散后,再细细品尝,本来就很朦胧的艺术形象的真实内涵往往消失不见了,这又是利是弊呢?我姑且不论好坏,干脆把它等同于或扩展成一种现代革新,那这里面包括的学问就非常丰富了,“懂”与“不懂”可以被认为是给戏剧作的装饰性的工作——适度的设计清晰在了我的眼前,我甚至通过一些不相干的、看似聪明的小把戏花样猜出你下一步的走向,这话剧也就没意思了;可我的思维若是一直被混乱在蒙太奇般晕晕乎乎的剧情里,即便我找出了所谓的观赏方向,却又很快的被自己和演员否定,对意志不强的观众来说也许更是一种僵化和煎熬。所幸的是,舞台画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再是静止而是运动的。如果抛开挑剔的眼光再来审度这部作品,这似懂非懂的境界可能也满足了我们潜意识的某种愿望:这出戏在社会的混乱与干扰当中,钻出了一个秩序来。完全不搭调的东西放到一起,看久了,反而有点儿完美!

敬·西岸艺术馆

NullNull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