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烦恼》的三观掉到井里了吗?

  • 编辑: 微笑
  • 2015年10月16日 01点01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72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必须承认,在看《夏洛特烦恼》的100分钟里,我笑了很多次。可是,这就像当年在大学食堂里吃了那盘有苍蝇的炒饭一样,饱是饱了,但也被恶心到了。

是的,《夏洛》的确很好笑,而在它之前,国产喜剧电影不但产量低,而且更关键的是,它们基本都不好笑,不是太低智,就是太低俗,或者既太低智又太低俗。然而《夏洛》不一样,故事讲得精彩,包袱抖得聪明,主创团队长期在舞台上直面观众的经验值,保证了影片的“笑果”有效又密集。

不过问题在于,虽然能把人逗乐,但《夏洛》却不是一部好电影,或者干脆说是一部坏电影,因为它暗度陈仓地讲了一个坏道理——就好比哪怕文笔一流、印刷精美,可读性和实用性俱佳,但一本名为《升学!婚恋!事业!完全作弊指南》的手册,虽然会是一部分人的福音,但对社会公众而言,只能是本坏书。

夏洛其人,就特别热衷于作弊。从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到最后一个镜头,他都在作弊:一开始,他假冒大款来参加梦中情人秋雅的婚礼,而骗妻子马冬梅自己是去给母亲上坟;中段,他南柯一梦,穿越回了1997年,而重启命运的他,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手段,就是剽窃冒领“真实历史”里热门歌曲的原创权;再到后来,他突然醒悟自己原来爱的还是冬梅,可他打算怎么赢回她呢?——用自己的财富去跟冬梅的丈夫大春“交换”,仿佛她是件货物;最后,一觉醒来,觉得老婆真是好,不能再让她离开了,于是就时时刻刻像枷锁一样挂在她的身上,限制了她的一切人身自由。

梦前梦中梦后,夏洛都是这样的胡作非为、自私任性,虽然还远远算不上大奸大恶,但无疑是个下三滥。下三滥当然也该有爱情和婚姻,也可以在无论清醒或是做梦的状态下意淫,毕竟这都属于基本人权。可是,一个人的人品下作、行为卑劣,无论如何也不该得到肯定,而不幸的是,让夏洛在第一人称叙事里津津乐道于自己的“角色扮演体验”的这部电影,非但没有去批判其人其事,反而宽厚地替他开脱,甚至暗暗地表达着赞许。

Null

乍看起来,夏洛的无耻行为都发生在梦境里,似乎“当不得真”。而且在“现实”里,他大约就是个疑似吃软饭的失意者,最后也和妻子重修旧好了,因而好像也谈不上有什么人品问题(在当今这个尊重多样性、强调多元价值观的时代,就算“吃软饭”也不见得是丑事或坏事,因为既可能是新型的家庭分工,也可能是成功前的韬光养晦或是真正的怀才不遇)。

但是,请等等,夏洛的梦不是一个真的梦,它是《夏洛》这部电影/舞台剧的创作者精心罗织出来的造物,既是夏洛的潜意识,更是创作者的三观表达。套用如今时髦的词汇一言以蔽之,《夏洛》就是一曲“直男癌”的赞歌。它投射出的是这样一些判断:爱我的女人必须忠贞不贰、任劳任怨,而且,尽管她不需要美若天仙,但至少也得有两分姿色;而看不上我的美女呢,不是喜欢小白脸就是想要傍上大老板,总之不是好东西,但我要是有钱有权,就可以对她“用过即弃”,为什么呢?因为刚刚说过了,她本质上“不是喜欢小白脸就是大老板”呀;成功之路该怎么走?不必白手起家、筚路蓝缕,只要懂得偷蒙拐骗,就会愿者上钩;有钱人当然为富不仁,会空虚寂寞冷,还得染上艾滋病;最关键的是,无论我再怎么不堪再怎么窝囊,只要我肯浪子回头,你们就该接纳我,爱抚我,表扬我,从前带给你或你们的种种难堪和伤害,就一笔勾销吧……正是这一套强硬霸气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让当今一个数量庞大的名为“屌丝”的群体,既仇富又拜金,既有浓郁的“处女情结”,又对“苍老师”顶礼膜拜,既乐意去砸日本车,又爱在网上发帖要“民主之后杀全家”。

严峻的社会现实、贫富差距的深化,诚然是“屌丝世界观”的培植土壤,但即便如此,我们也知道,这种价值观是一种群体性的心理不健康。就像肺病跟雾霾大有关系,但指控雾霾的同时,也不能把口无遮拦地咳嗽和随地吐痰养成一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习惯。《夏洛》看似用黄粱美梦的破碎来教育了主人公,让他懂得安贫乐道,“珍惜眼前人”。可实际上,洋洋自得且洋洋洒洒的夏洛的心路之旅,基本就是在耍流氓:本来我可以成为100分的烂人啊,但是不,我很优秀的,只烂到了60分,所以你们该来祝贺我。

夏洛的“梦醒重生”,完成了三重任务:第一是符合“起承转合”的剧作规律;第二是作为一部商业片,表面上看,它最终收尾在一个“正统”、“正确”的价值观上;然而第三点至关重要,因为这一场“幡然悔悟”,是龌龊的夏洛自己给自己找的台阶,这种不甘现实又最终向现实缴械的逻辑,本身也就是“直男癌”的症状,而非治愈,所以,它不仅解除了戏中人(夏洛)的道德危机,还在一种心理学层面上,让戏外人(这些夏洛式的观众)也感同身受、自怜自爱了起来。其实,这个结局,伪善得就像在香烟盒子上印着“吸烟有害健康”一样。

有人认为,《夏洛》自上映之后,人气和票房节节攀升,是由于它足够搞笑,但这显然不是唯一的原因,因为同期《港囧》逐渐下滑的口碑并不影响它一路走高的商业成就。就像拍得糟烂的国产恐怖片也永远都有观众捧场一样,说到底,被惊吓和被逗乐,都是电影消费的“刚需”,只不过后者的基数大大超过前者,能让人笑的《港囧》和《夏洛》,也就都收获了出色的票房。而《夏洛》的口碑远远领先《港囧》,恰恰凭借的就是影片这“不正的三观”,悄悄地、但又狠狠地击中了当下“屌丝一代”的心灵。

尽管我们很难分清这究竟更多出自于创作者的自觉还是无心插柳,但显然当下的电影人和观众之间早已达成了默契。因此,我们会看到,《后会无期》提供了元气十足的负能量、《小时代》描绘了臆想的名利场式都市文明、《何以笙箫默》示范了“霸道总裁爱上我”,而《夏洛特烦恼》也是给这物质和精神都很羸弱的一群人的一颗安抚奶嘴。而且,《夏洛》特别高明的地方是,它是一出很有技术含量的喜剧,自带自嘲自省之功效,所以能够让人相信这个安抚奶嘴不是塑料而是真家伙,否则各大电影评分网站上齐刷刷的8分从何而来?

可是,说到底,在精神上行为上,夏洛和当年那位著名的阿Q有什么不同吗?不过,在100年前的小说里,阿Q稀里糊涂掉了脑袋,但100年后的电影里,夏洛却笑逐颜开地展开了第二次人生。所以,《阿Q正传》是刺向国民劣根性的匕首投枪,而《夏洛特烦恼》,却是精神胜利法的检验合格章。

Null

(转自:腾讯《大家》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