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末春秋》水准上乘令人叫绝 ——大型原创舞剧《粉末春秋》津门演出观感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9月23日 01点00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68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粉末春秋》水准上乘令人叫绝

——大型原创舞剧《粉末春秋》津门演出观感

9月13日在彩悦城吃吧晚饭已是19:28,随即来到天津大剧院门前碰碰运气,刚好遇到一票贩子以30元卖给我一张标价为280元的舞剧票,即刻进入剧场,恰巧演出还没有开演,有大半场新疆舞蹈艺校的学生在吵吵闹闹……(据说演出网的G总,是用一张1180元的其它演出票才与朋友换得了一张180元的赠票,心里不由得窃喜不已)

看介绍,演出单位是山西艺术职业学院的舞剧团,心想不过是一群学生而已。但看完整场演出让我震惊、让我佩服、让我拍手叫绝。

大型原创舞剧《粉末春秋》

演出: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华晋舞剧团

艺术总监:王菁华

演出总监:郭郡

舞台总监:王宏

剧务主任:刘文

道具设计:郝斌武

化妆造型设计:李建荣

灯光:郭江涛、徐文彦、张艳宏

音响:刘红兵

舞美装置:赵文兵、乔宝荣

化妆:宋玉芳

服装:周丽芝

道具:武高鹏

主演:吕建飞、任中杰、谢海波、杨璇、杜月姣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将所有演职员的名字一 一列出,是因为此剧的方方面面均可圈可点,他们没有半点马虎,没有一丝懈怠,更没有任何的敷衍;所有演职员均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和精湛的舞技武功,为天津市民呈现了一部高超的艺术精品,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这正是:挥毫浸墨,那人执笔向上,镜中的脸一半明净,一半靛蓝,有人在前台,或唱或做,几声清啸传来,又几声喝彩,灯光转暗 ,看不清本来面目,事物有事物的规律,那人说:“愿闻其详。”感觉到窸窸窣窣的绸缎衬里。   

 从舞剧《粉末春秋》可以到武生利落的耍着的髯口功,旦角穿着寸跷在凳子上自由的做着高难度的动作……尤其是几个大男生地精准的表演出寸跷的动作,男子反串硬是将半脚塞进小小的“三寸金莲”里,在凳子上演绎着“中式芭蕾”,只要您在现场,顿时就会被精彩的演出牢牢地吸引住。

在《粉墨春秋》的舞剧中演员们将蒲剧《挂画》中的椅子功,越剧《探山》、京剧《挑滑车》、《杀四门》中的经典片段复现出来,并将寸跷、水袖、髯口、靠旗等各式戏曲绝活融入舞剧结构。其虽然是舞剧,却以戏曲演员为表现主体,将大量的戏曲元素加入到舞蹈表演之中,比如,男生双脚踩跷反串女角。踩跷是秦腔、汉调的旦角特技,表现的是三寸金莲。男子反串,双脚需套上又小又尖的木制跷子,不仅要走得轻盈,还要旋转蹦跳,这功夫不是轻松练出来的。演员在窄窄椅背上的踩跷独舞,只见金莲翻飞、腾上落下,更是带着几分惊险和优美;男演员们的髯口群舞,边手足舞动边要屏足气把须髯吹得激情澎湃,同样大展了中华一绝的风光。舞蹈与戏曲间的结合,是将经典的中国传统文化全新诠释,这种对艺术的独特创新,与淋漓尽致的表现也是舞剧的一大亮点。有舞评家认为,舞剧《粉墨春秋》将京剧“武生”几百年来的舞台记忆浓缩和承载开来,是当代舞蹈艺术家为京剧“武生”竖起的一尊有韵无字的丰碑。它利用舞蹈与戏曲结合的方式,展现了中国传统戏曲内涵与魅力。

“心有多大,舞蹈就有多大”,舞剧《粉墨春秋》取材于中国戏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梨园戏班的故事。故事以民国初年为历史背景,以梨园戏班的几经沉浮为线索,以戏班中三个师兄弟的人生经历为主要内容,描摹了北国梨园戏班三个师兄弟,反映出当时戏曲演员们台上俨若风华绝代,台下则受尽欺凌、唯能苦练成才。一个仗义挡枪,聚散经历叫小师弟跌至谷底,在穷途末路时,顿悟戏路,闯出一片新天。舞剧深刻的描述出了师徒情,兄弟手足情,男女情感,江湖恩怨。舞剧通过对社会底层的人物刻画,用其人生经历,以小见微,描绘出了当时社会小人物的艰辛生活,社会百态一展无余。

  在舞剧中最吸引人的当属黄豆豆饰演的三师弟李黑豆一角。三师弟李黑豆在这部五幕舞剧的前四幕中,都是不起眼的一角,淡淡的隐在人群中的一人。也许是那小师弟的身份使得他的角色十分低调听话,也许是因为师兄们高超的技艺遮住了他的光芒。第一幕描述了北方喜福顺戏班子的三位武生师兄弟用心苦练与闲时的嬉闹耍玩。第二三幕则是说讲述了二师兄与军阀三姨太之间的爱情以及二师兄白衣袂袂,潇洒出演武戏《杀四门》,赢得满场喝彩,却被军阀寻仇。枪声,血溅梨园。第四幕戏班被封,班主无奈遣散戏班,把女儿燕儿托付给三师弟照顾后含冤身故。

显然,直到第五幕,三师弟才逐渐放射出了他的光芒,才开始真正成为剧中的主角。戏班子散伙之后,他重操武生旧业以演戏谋生,却因并不聪慧的天资以及稍逊才艺,屡次演出时遭遇观众扫兴离席的场景。终于李黑豆从猴群中猴子的姿态里产生顿悟,一番勤学苦练之后,创造了美猴王的新武生戏路,大获成功。从充满信心的独自登台,到遭遇冷场如坠冰雪,再到与燕儿的不离不弃,至最后的茅塞顿开学猴戏,扮演猴王潇洒威武……天资并不聪颖的三师弟性格成长过程被演绎得形象生动,丝丝入扣。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三师弟的那份坚持里我们看到了两个方面:一是无论是漫漫的舞蹈之路还是漫漫的人生之路,结局的好坏与否都只存在于所谓的一念之间,假如还觉得不辛苦,假如还能再坚持一会,那就请继续坚持下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所被困扰的艰辛背后是什么,永远都无法事先预料它到底要持续多久,也许你多坚持的那些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色彩。二是要细心的观察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许一个不经意的发现就是你成功的另一个方式。

 

个人认为:《粉末春秋》的艺术水准之高和普通百姓的喜爱度,已经超过了部分所谓“政府高端演出补贴项目”。

 

    2015年8月20日晚在同一个地方(天津大剧院歌剧厅)上演了白俄罗斯芭蕾舞剧《一千零一夜》,转日就有人在网上和微信群发出以下绕口令来形容演出的情况:

你拍一,我拍一,双人跳舞都不齐;

你拍二,我拍二,演员不停挥手绢;

你拍三,我拍三,好似民族大联欢;

你拍四,我拍四,就像业余小孩子;

你拍五,我拍五,台上在跳广场舞;

你拍六,我拍六,动作差到难补救;

你拍七,我拍七,演出低劣没得比;

你拍八,我拍八,无人管来无人抓;

你拍九,我拍九,演出水准太堪忧;

你拍十,我拍十,花钱费时真不值。

(注:以上根据天津演艺网观众微信群多条微信整理而成,纯属个人观点。)

 

乾隆爷在看过盘山秀美风景后曾说:“早知蓟县有盘山,何必下江南。”今日在此我想说:“早知国内有精品,何必政府花冤钱?!”

 

撰文:曾思祺、大卫          摄影:石鸿祥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