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或许是我太浅薄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6月09日 04点19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29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Null

昨晚,德国邵宾纳剧院的《信任》在天津上演,在观众中引起了一小波争执,喜欢的人称它形式新颖情感细腻,不喜欢的则认为它不知所云言之无物。


不得不说信任是我这几年来看得最累的一场演出,不同于《朱莉小姐》或《耶德曼》,这是一部没有原著基础的戏剧,观看之前没有太多的功课可以做,在不甚了解内容的状态下观看德语原文配以字幕的表演,使人很难兼顾表演与字幕,加之整部剧并没有一个完整传统的情节贯彻,再加之这部戏按照剧院主创的解释主要是运用了演员的肢体表演营造象征意旨的手法……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漏掉了太多表演状态没有看到,这场演出我真的没太看懂。


但是,我不愿意因为我不懂就否认任何东西的价值,因此并不想对《信任》的整体情况作过多评价,不过有些点还是有些思考。


首先,如果不是演后谈助理导演的介绍,我完全没有理解到这部剧是基于2008年欧洲金融危机所造成的信任危机而展开的讨论。基于某一时段的社会现实的巨大痛楚阐释对人性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思考,这是一个惯用的艺术手段,但是并不等于用了这个手段的都是好的作品。《信任》之失在于,对其主题所基于的那段痛楚缺少书写,而只在“表现”这场痛楚中人的状态,这样没来由或来由不清的挣扎和表现拉小了《信任》的格局。如果你说“信任这么深刻而庞大的话题难道还空洞吗?”我想说,对,就因为它庞大才空洞,因为不用看戏我们也知道人和人之间有信任问题,问题是艺术家想用哪一个具体的信任问题打动人心。


第二,关于助理导演说“这部剧采取的不是传统意义上先创作文本再排演的形式,而是由全剧组人员在一起讨论共同创作”的这种方法,这真的不是一个多么新颖的创作手段了。


第三,演后谈时剧中一位演员说:“这部剧最重要的不是要让观众思考哪些行动意味着什么,整场演出在表达什么,只要大家跟着我们一起沉浸在表演中享受表演的过程就好了。”中国文化也讲“得意忘言”,但“忘言”的前提是“得意”,剧中所谓的用舞蹈演员不断的站立、倒下、站立、倒下这样的行动象征人和人之间信任的崩塌,这种表达我总觉得太过自我,我也可以不断的在台阶上跳上跳下,然后告诉别人我在表达人生的起起伏伏,问题是如何让看我跳台阶的人心生美感。


或许是我太浅薄,《信任》是我想喜欢但是总感觉喜欢不起来的一部戏,如果哪位朋友有强烈的喜欢它的理由,欢迎来说服我,但是类似“虽然我没看懂,但是觉得整体感觉特别好,戏剧不应该有僵死的意旨”之类的空话,还是非诚勿扰了吧。

撰文:赵伟

摄影:石鸿祥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