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话剧《信任》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6月08日 06点08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28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伪话剧《信任》

做为天津市高端演出补贴项目:来自德国邵宾纳剧院的话剧《信任》日前亮相第二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

记者在数十天前就看了前期的广告宣传,如:“用真实冷酷的画面向观众展示了西方金融系统和人际关系中信任的瓦解。台词与肢体表演浑然一体,完美贴合。” 又如:“剧中各个角色都演绎着自己的信任危机。一个年幼时被丢弃在一家上海酒店门口的女孩,长大后的她执著于毁坏一切;一个女人一再承诺要改掉肆意挥霍的恶习却始终未果;一个男人去见一个日本冰岛籍的社会学家,这位学者写了一本关于苏联解体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继瓦解的书。“等等……看了这些宣传推介后,很是让人期待,且欲罢不能。不过当记者看完该剧以后,和大多数观众一样,没有太看懂;或根本没有看到上面大肆宣传中的描述;甚至有人直接发问:《信任》好在哪里? (这里求解!)

演出网记者大卫个人认为:

一、 这是一出伪话剧。

话剧指以对话为主的戏剧形式。话剧虽然可以使用少量音乐、歌

唱等,但主要叙述手段为演员在台上无伴奏的对白或独白。

纵观《信任》全剧,对话不多,只占1/2左右;话语多为独白,近乎朗诵、读报、叙述或旁白;语速较快,语调平平,空洞乏味……

二、 有舞蹈,缺舞技。

《信任》助理导演辛娜介绍,该剧的创作初衷:是戏剧与舞蹈的深度融合。说实话,我们看到了所谓”风格锐意,创意大胆“的舞蹈,但没有完全感觉到它们与剧情的完美的有机结合。直话直说:舞姿不美,不够艺术,缺乏难度,类似摔跤和缠抱,只觉得乱和累,演员上蹿下跳满地打滚,实在不容易(用此舞蹈表现信任危机有些牵强)。

三、 有音乐,无旋律;有灯光,不精彩。

前期宣传中提到该剧“将戏剧、灯光、舞蹈达到最平衡的状态“看

过该剧的我似乎早已忘记了音乐的旋律,也丝毫没有感觉到灯光的变换与震撼。

四、 王家卫式的创作模式。

据介绍这部戏运用了王家卫的创作方式:“从零开始创作。刚开始大家在一起创作并没有既定的剧本,首先是在一起讨论,有一些即兴的东西,导演李希特开始创作剧本时,并不是像我们的传统戏剧,从一开始就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故事线索。大家看到这部戏是由很多个人的故事串联成的,其中每个人故事还有交叉部分。台词创作完成后,编舞为表现剧情而服务,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完成的。“故此,每场演出从来不会也绝对不可能完全一样。

五、用舞蹈替代台词,观众要自己理解。

舞者尼娜沃利尼:“导演给演员一个任务,让他们去表达失去信任的心理和形象,想像怎么用舞蹈去表达,怎么用表演的肢体上表达。金融危机时候怎么表现对金融制度的不信任?怎么用肢体表现?大家可以看到最初演员有很多的不断倒下身体的形象,大家不断的倒下和起来,这个就是用肢体表现金融危机时候政治跟金融制度已经坍塌的意象。“作为观众不理解导演的想法,看不懂舞者的动作那是观众的事。舞者尼娜沃利尼介绍,在大家一起表演的过程当中,发现椅子的不断倒下,任务这是更好的表现方式,就算做:信任崩塌……(我晕)

六、吐槽:

形式大于内容,用臃肿复杂拧巴多余的表现方式,来描述了一个

简单无奇的故事;

凌乱繁杂;哗众取宠;

话、舞、唱、音、光、服、妆、道、具等样样齐全,但样样一般

没特点(创意也不算新奇特);

缺少难度和高技术含量;

演员累身;观众累眼、累心、累神;政府补贴累钱……

这样的演出算不上高端,不能代表当代高端艺术演出的水准,充

其量就是个一般的欧洲现代戏剧(其表现形式类似早先的《伊莎贝拉的房间》);在我看:其距离天津人艺话剧《红旗谱》的各项艺术水准,还差的很远很远。

      撰文:大卫

      摄影:石鸿祥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