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别人眼中的家畜,自己眼里的禽兽 ——话剧《狂人日记》观感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5月05日 01点21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12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我们都是别人眼中的家畜,自己眼里的禽兽 

——话剧《狂人日记》观感

赵家的狗说:“你日记上写的,明天你的病就好了,就要变成一个吃人的人了,不如在那之前先让我吃一口吧。”

狂人说:“好。”

赵家的狗有些吃惊:“不后悔?”

狂人沉吟了许久:“不后悔。”

……

这是话剧《狂人日记》的结尾,也是整出剧中笔者最喜欢的设置。

鲁迅的《狂人日记》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悲怆的故事,它的悲怆在于一个觉醒的狂人最终重新回归了卑劣的正常。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

李建军导演的话剧中提到了这篇《狂人日记》原文中的序,其中提到狂人“已早愈,赴某地,候补”,也就是说,一个反传统的狂人最终病好的表现是重新回归了传统价值框架之内,而且并非在家务农、做工或教书,而是赴某地候补,成为了一个传统价值框架内的上层人,换句话说,也就是一个吃人的人。

李建军导演说:《狂人日记》的内在逻辑是这样的——一个不认同吃人现实的狂人企图劝说众人放弃这一恶行,然而发现人微言轻劝说不动,于是转而劝说自己的大哥,却从大哥的讲述中得知自己也曾经吃过自己的妹妹养生,于是“吃人”成为了一个根植在狂人基因里的固有病灶。

变成一个与自我认同完全相反的人是一种痛彻心扉的转变,然而赴某地候补这样的结局显现的却是痛楚退去之后的习以为常,话剧的结尾停在了病好的前一晚,这是一个最悲怆的时刻,即认识到自己基因里的卑劣之后,与习惯这种卑劣之前。答应让赵家的狗吃一口或许也有两方面的意味:第一是毁灭卑劣的自我的欲望,第二是以牺牲者的姿态避免成为吃人的人,以此印证自己的崇高。

 

《狂人日记》大概是中国人最熟悉也最陌生的文本之一,说最熟悉是因为它出自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这样一个中学课本常客,以及近代史课本里讲到新文化运动时说到的“中国第一篇白话文小说”这样的大名头;说陌生是因为,大多数人对《狂人日记》的了解大概仅仅止步于此。

狂人日记》写于一九一八年四月,发表于《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后收入《呐喊》集,编入《鲁迅全集》第一卷。其主题据鲁迅说,是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弊害何在?乃在吃人。鲁迅以其长期对旧中国的深刻观察,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封建主义吃人!

然而一百年过去了,李建军导演和话剧主创却在旧有文本中敏锐的发现了其批判价值在当今社会环境下的可适应性,“翻开这历史,这历史没有年代”,不管是百年以前还是当下现今,吃人的传统没有改变,只不过封建主义变成了实用主义,仁义道德变成了唯财富论、唯地位论……伴随着工具发明、生产提高、文明前进,人类开始渐渐避讳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提及丛林法则,然而,我们却实际上一直延续着弱肉强食的传统,剧中类似让一部分人先吃,先胖起来,然后带动大多数人一起吃。这样的台词相信都能让人字里行间的弦外之音——今天的社会是一个同样残酷的社会,同样道德崩坏的社会。

 

如果用若干关键词来概括话剧《狂人日记》的气质,那我想应该是“怪诞”、“阴郁”、“恐怖”、“阴森”……为了营造这种气质,戏剧主创们调动了各方面的戏剧元素为之服务。

舞美上,近十吨的碎石瓦砾堆砌在舞台之上,营造出一种文明逝去的荒凉;灯光设计上,无顶光打底,全剧以低角度的灯光直射演员,这种方法在演员身上和面部形成大光比的视觉效果,以明亮和阴暗的鲜明对比喻示了亦正亦邪的心理现实,而光线作用于剧场墙壁上的阴影,也如魑魅魍魉,仿似窥探着被吃者的生活;一把电吉他,以轻失真大混响的声场完成了大部分配乐,不管是聒噪的快速扫弦还是清冽的单音爬升,都与剧情一同促进着观众的立毛肌运动(汗毛直立),其混响作用于耳膜的余音,正如该剧作用于心底的涟漪,久久难以逝去。

 

《狂人日记》是一部从走进剧场的一刻就深深吸引住我的作品,演出当天我入场较晚,大概7点一刻走进剧场,此时剧中演员已经一动不动的坐在台上,伴随着大混响吉他的单音爬升,面无表情地凝视前方,我猜测大概从第一名观众进场之时,舞台上就已经是这样,极尽荒诞,极尽阴森,极尽恐怖,一如《狂人日记》原文中提到的阴冷的月光。

开场,坐在台上的演员先以接力的方式咒骂了一长串二字词语,类似卑鄙、无情、下流之类,那一刻让我联想起了窦唯的那首《高级动物》,于是我将这一段理解为对人类的咒骂,然而李建军导演给我的回答更加直接,他说,他就是在骂观众,诚然,坐在剧场中的我们都在以人类的身份接受着咒骂,一如鲁迅在咒骂中国人时从来没有将自己排除在外。

如赵家的狗说的,我们都是别人眼中的家畜,自己眼里的禽兽,我们都在为了自己的一些目的鱼肉他人,与此同时也在被别他人鱼肉,我们是高级动物,我们的高级之处在于学会了用高楼代替树木、用资本代替资源、用竞争代替了狩猎……于是我们学会了在不去提及“丛林法则”的前提下卑鄙地弱肉强食。事实上鲁迅从未真正远离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从未真正远离他所咒骂的那些卑劣。

撰文:赵伟(特约)  摄影:石鸿祥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