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狂人日记》 一个义人都没有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5月04日 01点01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110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话剧《狂人日记》 一个义人都没有

  脑袋昏沉误发短信,阴错阳差地把心情低落的晓丹博士忽悠来看戏,一并前往还有钻研独立电影甚少涉足舞台的师妹,想着原著大家多少都还记得,之前又听闻此戏颇有狂飙突进之气,便对着两张疑惑的面孔信誓旦旦承诺戏应该不错,至少肯定不会睡着。演出开始果不其然,尘土气,摇滚范,咆哮体,撕裂感,连我也许久没看到如此有力的舞台作品。走出剧场还没开口问大家感觉如何,博士同学幽幽说了一句:“恩,他要表达的和我理解得不太一样。鲁迅最初还是想写封建礼教对人思想的一种蚕食嘛,他这个,不太一样。”

  不知是庄老师起初的构思还是导演再度的阐释,舞台版的《狂人日记》的确表达着鲁迅之外的另一种意义,电影《狗咬狗》的标语用在这里十分贴切:生命以另一生命作为代价,才能存活下去。赵家的狗成了狗头面具下穿越古今的当代人,在和“狂人”的对话中影射着今日同样残忍的世界:“让一部分人先吃,先胖起来,然后带动大多数人一起吃。”但凡有点生活经验的人,不会听不出这字里行间的弦外之音。开演前师妹看着布景问我演员会不会向观众扔石头进行互动,看完就明白导演是往观众心里扔的比石头更沉重。面对已经石化了的心,要么以爱的火山来融化它,要么,你就需要些比石头更硬的东西来震碎它。

  开场前的造型面具词语人声让我回想起了特佐普洛斯,以为这会是一部充满形体与仪式感的作品,中间不少段落都在对话时加入了肢体表演,从舞台空间来看这些段落无不经过导演精心的设计,配上萦绕空气中的电音,整体显得丰富许多。然而由于取自原小说的台词在这儿成为了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进入演员情绪世界的观众很难抽出注意力去读解形体的象征意义。至于现场配乐的风格我暂时不知该如何评价,贝斯的低音烘托恐惧十分到位,演奏者换把吉他一唱起来我就有种“被反讽”之感,“疯了,疯了疯了疯了疯了”生生听出了欢快,“吃人,吃人吃人吃人”的调调居然有种文艺气息。

  信不由己,心夺于人。百年前的困扰是文化的束缚,百年后的心魔变成了经济的压力,生于世事即是生于压制。不是吃人就是被吃,总以为吃别人的人更可恶,被人吃的人更可怜,活在这样的世界让人恶心。然而更绝望些的斯特林堡君早已表明,人活着必遭受蹂躏,谁都跑不了。在漫长时间里活着的国度,一年一年累积下来的只有愤怒,因此狂人喊着“历史没有年代,满口仁义道德,实际写着吃人。”在广袤空间里活着的国度,从上至下却偶尔能看见自己的卑微,因此因陀罗女儿一把大火燃尽世界之先,还能说出一句“人真可怜。”非信不由己,无信矣。

  整场演出,前排的众iphone就像在我眼皮底下打了一排脚灯,微博游戏电子书各有玩法。忽然发现也许我和导演都错了,人吃人说不定很快就要OUT了,在美丽的新世界里,苹果才是我们的正餐。

    文/琼斯黄

---------------------------------------------------------------------------------------------------

  观话剧《狂人日记》有感:鲁迅今天仍给力

    看完之后令人久久不能平静的戏,不多,《狂人日记》算是一部。

  细想起来,这些年看过的每一部和鲁迅有关的戏剧,无论是林兆华的《故事新编》、中国和加拿大合作的形体戏剧《鲁镇往事》,张广天的民谣清唱剧《鲁迅先生》,还是这部由青年新锐导演李建军执导、庄稼昀编剧、完全由民办大学学生演出的刚刚落幕的《狂人日记》,都有着震人心魄的力量。这当然首先归功于鲁迅强大的文本和思想,多少年后依然振聋发聩,足以让一切形式上的“先锋”自惭形秽。

  对于中国人来说,鲁迅并不陌生,上学读书时基本都被要求背过课本中那些当年不求甚解的晦涩文字。但也正因如此,这位横眉冷对的平头先生,往往成了人们记忆中“熟悉的陌生人”,很多时候,只记得他的名字,却忘记了他究竟说过些什么。难得有这样的戏剧人,在当下的喧嚣中竟选择将这样并不讨好的作品搬上舞台,赋予那些深刻犀利的思想以鲜活的肉身,让它们以更强烈更直接的方式,逼近当代的灵魂。其实鲁迅那些极具现实批判性的真知灼见,也颇适合于在剧场这样的“铁黑屋子”中“呐喊”。若能因此让一些混沌的孩子有兴趣再去读读鲁迅,或真能“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则更属功德无量。

  走进剧场,只见满台粗粝坚硬的破砖烂瓦、断壁残垣,大手笔的光影设计让舞台充满残酷阴郁的质感,一群青春扑面的年轻人就这样在尘土飞扬的“废墟”上且吟且唱:“翻开这历史,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地,每页上都写着:吃人,吃人!”痛快淋漓的歌声,爆发着生命的力量,也狠戳着时代的痛处,声声质问,字字铿锵。

  其实,鲁迅从未远离我们的时代和国家。正如主创所言:“我们今天演鲁迅是因为他笔下的世界切中了生活在今天的我们自己的生存体验——信不由己,心夺于人。”所以,“赵家的狗”会穿越而来变成狗头面具下的当代人;而“救救孩子”的痛楚与渴求,今天依然令人坐立不安。记得《新周刊》曾经用鲁迅做过一期封面,巨大的黑色标题赫然写着“今天我们想骂的,鲁迅都骂过。”

  这样的戏剧显然不提供茶余饭后的愉快消遣,更没有时下流行的娱乐减压,它带给人的感受是沉甸甸的不安。正如一位观众所言:“狂人日记不是你要的温柔乡,而是匕首、石块,刺向温情脉脉的人情面纱,砸向一团和气的好好世界。如同巨石一般,轰然倒向观众席,看完戏很难不伤痕累累。”

  这个戏在去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首演时,曾经引起轰动和争议,并引发热火朝天的演后谈;今年被作为“2012新文化演出季”的开幕大戏再次上演,更契合了鲁迅本就是“新文化运动”干将、而《狂人日记》正是现代中国白话文新文学开篇巨作的背景。

  幕后了解到,为了让这样一部没有任何商业诉求的作品能够上演,所有主创都是零报酬奉献。而更令人感动的是,东宫影剧院不仅几乎零场租促成此次演出,而且充满人文情怀的宽容了这个戏的特殊舞美对剧场地板的损伤。剧场总监王雷说:“感动于剧组对戏剧执着认真的精神。好事多磨,好戏多艰,只要导演愿意,我一定还要创造机会继续把《狂人日记》演下去,继续让狂人的歌声唱起来!”

  《狂人日记》已经受邀参加今年的东京戏剧节,联想到鲁迅和日本之间的深刻关系和渊源,觉得颇有深意。但这个戏的土壤其实还应是在国内。希望它能像鲁迅作品成为教材一样,一直演下去,影响更多人。毕竟,我们更需要鲁迅。

    文/王润

摄影:石鸿祥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