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话剧真的有点儿“故意“!——上世纪小剧场经典话剧《故意伤害》天津首演观感

  • 编辑: 微笑
  • 2015年03月20日 05点35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3085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这部话剧真的有点儿“故意“!

——上世纪小剧场经典话剧《故意伤害》天津首演观感

Null

天津话剧圈有个心直口快、口无遮拦、下笔犀利、毫无顾忌的“疯子”——演出网记者大卫,她的话剧评论经常引来热议…….可最近一段时间朋友门发现,大卫的评论少的可怜,人们猜测是她挨批了?还是改兴趣了?

其实大卫我每天都在看各种演出,话剧更是场场不拉,只是有很多“话剧”让我看后很无语,正如演出网G总所言:“他们很认真地,演了一个无聊的东西!”实在让我不知如何评说,连“骂”他们的唾沫都不想费……

但今晚(3月19日)不同了,刚刚在哥特式教堂西岸艺术馆看完了久违了的小剧场话剧《故意伤害》,实在让我很兴奋难以入眠,感觉心中有很多话要说,不吐不快,这应当是此剧的第一故意……

第一故意:让人兴奋;记者注意到今晚来观演的有话剧迷,有媒体记者,有业界精英,有社会闲杂,年龄从80至20岁,似乎什么人都有……110分钟近乎“紧张窒息”的演出结束后,观众似乎没有一个想离开的,全场观众与席地而坐的导演演员“神侃“交流了半个多小时,在剧场主持人的催促下,才纷纷离场;出了剧场,观众又三五一群继续畅谈热议;记者发现,由电视台主持、文化公司老总和商界大老组成的5人组,锵锵议论的时间最长,他们乘性分手时,已是23:33。

第二故意:让人费解;针对当今所谓的话剧市场,让一些低廉的脑残剧所垄断的现状,此戏在宣传之初,就明确指出这是一部“烧脑剧“。大卫看完之后真的感觉有很多地方似乎没有跟上节奏,没有看懂!舞台上方高挂了一个圆形版,中间有灯光由小变大,开始没太琢磨,最后听了讲解才恍然大悟:这是一只紧盯着社会变迁的眼睛,中间点亮的是瞳孔,它在一点点散大;审判长一会儿上高台审判,一会儿下来评说,一会儿戴眼镜,一会儿不戴眼镜,一会声调清脆,一会声音低沉……原来这是一人分饰两角;有几次暗场近乎恐怖大片,牛头马面群魔乱舞,这是谁的梦境?这是谁的意淫?这是想影射什么?大段的法庭辩论,铿锵紧凑实在不能听全…..(本人已准备再看一遍,这可能是下一个故意)

第三故意:让您再来;打开百度点击“话剧《故意伤害》“共有3860条信息,记者发现该剧在1994年由中央实验话剧院首演,连演36场,场场爆满,有的观众一连看了8遍!并且这部话剧成为国家话剧院,几乎每年都要在剧院内部复排观摩的必演功夫戏;20年风风雨雨,今天我们看来此剧丝毫没有落伍和过时的情节,反而让人更加想多看几遍,找到自己的感觉和正确的理解,并且想更深入地了解编剧和主创的初衷。

第四故意:编剧的故意;剧本剧本一剧之本!所有看过该剧的人无不感叹此剧剧本的功力之强、之棒!该剧编剧:杨阡(笔名:木耳)1962年出生于天津五大道,自由艺术家,耀华80届学子,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现深圳胖鸟剧团艺术总监,深圳大学客座讲师……其创作了多部话剧:《故意伤害》1994年由中央实验话剧院在北京连演36场,场场爆满;《狐说》参加“亚洲女人戏”,在新加坡、广州、香港巡演;《不伦不类》获得2003年曹禺戏剧奖小戏小品奖;《希望》应邀参加2005年德国柏林第五届国际新戏剧节……杨阡说:“在北京不做记者之后,我想当作家,于是天天待在家里编故事。因为和作家张抗抗关系不错,我常常把写出来的作品送给她看。张抗抗看完了我写的东西之后说,故事可以,但是对话不好,你应该多看话剧。于是,我就去人艺、青艺看演出,也看一些国外的话剧。看着看着,我就尝试着写了一出戏《故意伤害》。一个朋友将这个戏推荐给中央实验话剧院演出,没想到反响极好,公演甚至一路演到了深圳。演出期间,《故意伤害》被张抗抗看到,张抗抗对我说,别写小说了,写戏去吧!”1994年也就是20年前“故意伤害“这个名词在当时人们听起来还很新鲜很孤僻时,罗曼蒂克的编剧杨阡就将这样一部话剧放飞在了空中,该剧可以是任意时期、任意国度、任意人群、任意政治宗教背景、任意……话梅群里的陈老师和向阳老师认为从该剧看到了与近年的话剧《12个人》的相似点……

第五故意:导演的故意;由于编剧的“故意”,给导演们很大的创造空间,不同的导演会演绎出截然不同的《故意伤害》。我之前看过国家话剧院三位导演导过的此戏,各有千秋。此次看曹菁(《狂人日记》的导演)导演的《故意伤害》,仿佛是在看杨阡的另外一部戏!曹导在天津版的《故意伤害》中,将原本原被告的主线,转移到了新老法官身上,让整个剧目的中心有了一个不小的变化;她增加了慎人的电椅、惊醒的瞳孔、恐惧的鬼神、巨大的药罐……

第六故意:演员的故意;1994年版韩童生和冯宪珍的演艺已成了该剧的标杆,几乎后人很难逾越,即使时光过了20年,已有无数个版本的《故意伤害》,但我始终认为1994年韩童生和冯宪珍的那个版本是最good的;来自津门各大院校表演系的才子们,不畏前辈的标杆楷模,任性地、故意地、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极具挑战的该剧,将与他们年龄跨度在20岁以上的角色,进行了近乎完美的诠释和演艺,面对他们的努力付出和心血,天津观众用掌声给予了高度的认可,他们自己也感觉很过瘾,因为由于编剧的故意,所以没有一定台词功底和表演才能的演员很难驾驭该剧的任何角色,能出演其中的角色,是对他们表演实力的证明,给所有年轻的演职员点个赞。

第七故意:观众的故意;进入三月,天津的演出市场似乎进入了话剧的撞车时间,各类话剧纷纷挤进津门这个话剧市场需求并不十分火热的城市。在有多种选择的情况下,还是有人精挑细选地、别有用心地、故意地为自己选择了烧脑、费心、伤神的《故意伤害》,可见其任性故意的程度(据了解此剧在北京演出时历来如此;今晚有很多年轻观众的反应是:演出很好很有意思,就是没怎么看懂!)。

第八故意:出品的故意;1994年杨阡本人出资1万元将该剧搬上了舞台,从那时起,历来这部戏就是叫好叫座不赚钱的戏;慧禾文化作为出品方,非常任性故意地选择了这部几乎没有任何商业价值的“阳春白雪”之作;并且故意将其放在了非话剧剧场首演(西岸艺术馆是常态室内乐演出剧场,每周末有高端音乐会),目的在于提醒观演者此剧有别于目前天津地域正在热演的其它小剧场话剧。今晚一知名杜姓话剧迷深有感触地讲:这是他一年来所看到的天津最有意思的小剧场话剧。正是由于出品方的故意及始终将艺术水准和社会效益放在了第一位的战略指导,我们才有幸看到了上世纪小剧场的经典之作。(今晚G总讲:如果该剧反响好,杨阡近期新作《茉莉战争》将被列入津门演出的日程。我很期待!)

当我很认真很好奇地追问出品方为什么选择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演出项目时,负责人对我这样讲:编剧杨阡曾经说过:“我们需要一个更自由的空间,使所有艺术工作者、文化研究者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和价值观。而戏剧是公共话语的一部分。”杨阡更想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用艺术同现实对话,在戏剧里保持他对生命的激情!作为天津的出品人我们仅用此剧向中国小剧场话剧的先驱“胖鸟”:杨阡,致敬!(我感动了!!)

在此,我仅以个人名义向所有为天津版《故意伤害》做出贡献和努力的人们致敬!祝天津小剧场话剧能不断涌现出更多值得人们回味的精品佳作。

     撰文:大  卫 (于2015年3月20日0:50)

     摄影:石鸿祥 (于2015年3月19日23:50整理完毕)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