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氏相声的“教条”与家训》

  • 编辑: 微笑
  • 2014年02月25日 15点07分
  • http://www.022show.com/Article.php?id=2890 复制地址
把这则新闻分享给您的好友: 新浪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腾讯微博

Null

Null

  天津是“相声窝子”,而以马德禄、马三立、马志明为代表的“马氏相声”更是浓缩了一部天津相声的史略文献。马家自第二代艺人、“相声八德”之一的马德禄开始成为相声世家并定居天津。马德禄的儿子马三立则青出于蓝,以卓绝高妙的艺术把马氏相声带到了新的高峰。马志明从父亲马三立手中接过大旗,也为马氏相声的继承与创新作出贡献。采访中,少马爷也对记者讲述了父亲当年对他的教诲以及自己对孩子马六甲的培养,从少马爷的言谈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传统甚至有些科班的马氏家风,但也正是这样似乎与当下时尚理念不太一样的“教条”家训,培养了几代相声大师……

  生于相声世家“压力山大”

  甘于寂寞才能不昙花一现

  马志明告诉记者:“我从小生在相声世家,到我这辈已经是从事曲艺工作的第四代了,我爸爸这人是一个怪人。你只要让他上台,你给他多少工资、什么待遇都无所谓,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见观众,一站台上就从心里美。”在很多人看来,马志明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儿子,身世令人艳羡,但是他自己却始终认为这是自己的压力。“凭良心说,我们这一代人没办法与老爸那一代人比,起码就我来说,我没有真正把他的东西很好地继承下来。我的从艺经历是比较复杂,不像我父亲从小就上台,一直就说相声,当马三立的儿子并不幸福,事实如此,现在我儿子同样也有这么一个困扰。当时我们孩子考曲艺学校,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没有考上,没有要他,后来就上大学了,就走另外一条道路了。”

  谈到父亲对自己业务上的教诲,马志明回忆道:“我们老爷子好像不太喜欢逗我们玩,我们小时候他在那儿想事,倒弄词儿,你顶多在他旁边揪他耳朵。我爸爸要求我听到都起茧子了才能学相声,我们老爷子在教学上也有一套,他不让你背,他让你听,听完了让你问,你哪点不明白。他们这代人的艺术有许多这些小节骨眼,如果不仔细听,或者他不告诉你,你就会琢磨怎么老使不到点上。所以说相声演员得甘于寂寞,得认真踏踏实实听个十年八年,才能站得住。不然的话,昙花一现。”

  用平常心面对命运起落

  下放7年如同读相声大学

  马派相声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与马氏家风不无关系。“隐忍不争”“淡泊名利”成为了马氏家风的核心,少马爷淡淡地说:“我们老爷子命运多舛,但是从来没有怨天尤人。他总是告诉我,做人和作艺都要本分,用一颗平常心面对浮华的名利场、面对命运起落的悲情和无奈。做人就要耐得住寂寞,这样才能出作品。”和当下年轻人的功利心态相比,少马爷的为人处世态度显然非常“老套”“守旧”了,但他却仍然保持着这样的传统。“我父亲从小就要求我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让人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马家人可以受穷受苦,但是唯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马三立先生的一生起起伏伏,但坎坷的命运不但没有让他弯腰折服,反而锻造了他乐观开朗的天性,马三立下放的那7年,马志明日日跟随父亲,上了一回只有他父亲一个老师、只有他一个学生、只有相声一门课程的亘古未有的相声大学。“很多人觉得吃苦不好,我们也不愿意受罪吃苦,但面对困难和苦难的时候,人要积极乐观,同时也要豁达应对。老爷子在相声上给我的影响最大,可以说我的活有80%是受他影响,好相声不是听包袱而是听韵味,现在我落了个传统相声的代表,其实我学的只是老爷子的一点渣子,但这还要得益于那段一起和父亲吃苦的日子。”

  学到知羞处 方知艺不高

  说相声要对得起马家招牌

  也正是因为接受父辈的家风教育,少马爷对自己的孩子马六甲同样一以贯之地执行祖辈的教条,这多少也让年轻的六甲一度不适应。“我爸爸给我灌输的教育观点就是传统的,甚至是守旧的,和同学家长对自己孩子的方式有些不一样,开始我也不理解,但现在我知道了,那是父亲对我严格要求,是对我成长的一种呵护。”在六甲的印象中,从爷爷马三立开始,对他宠爱中依然不忘灌输马家固有的家风家训。他告诉记者:“其实,我爷爷对我也是要求很严格的,虽然他很疼爱我,但总和我讲,在利益面前要先人后己。当时我还小,很多东西不明白,就是爷爷、爸爸告诉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去执行。现在我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也会把我们马家的传统家风延承下去。”

  在马家,那些传统的甚至会被当下年轻人视为“可笑”的家风一辈辈传承。马志明告诉记者:“对待事业,绝对不能懈怠,我们马家的门人对自己要求必须更严格,对得起马派相声的声名招牌。我对孩子的要求是,你可以不做这行,但如果干,就必须得比别人做得好。”少马爷的严格,只有自己的孩子知道。采访中,六甲向记者讲述了一件旧事:“其实我小时候说相声挺早的,因为是马家后人,加上孩子的天真可爱,有鲜花掌声都是自然的。有一次业务演出,我因为不懂大鼓中才子佳人的内容,加上红楼梦的故事我当时消化不了,所以原本就是死记硬背的唱词让我给唱串了……观众和其他演员叔叔对我非常宽容,没有说我、轰我,但我父亲却用‘精神摧残’的方式对待了我一周时间。我慌了,就偷偷找了姑姑说情,表示‘以后好好学大鼓,再也不敢玩着学了’。这样我爸爸才劈头盖脸数落了我一顿。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稀松大意对待业务学习了,学不好决不上台。我想所有演员都有这样的一个心态转变,开始认为好玩才从艺,学到知羞处,方知艺不高。”

  马六甲喊常宝霆“哥哥”

  少马爷怕孩子当惯大辈

  在日常生活中,马氏一门的家风同样传统。马六甲给记者讲述了一些儿时的记忆:“日常的生活习惯礼节我们是必须遵守的,父亲对我在尊老方面要求极高,因为我们家辈分高,一般相声演员里面,我能喊声‘叔叔’的,就是大辈分了。”当下,马六甲依然记得小时候面对满头白发的苏文茂先生,对他喊“哥哥”的回忆。“有一次,我在曲艺团门口玩,遇到了常宝霆先生,他非常喜欢我,让我叫他。但我不认识他是谁,就想苏文茂先生满头白发,我都喊‘哥哥’,这个人这么少相,我也得喊‘哥哥’。结果,我喊他哥哥,常先生一下子气乐了,追问‘这是谁的小孩?’这时候,我父亲才从团里出来,替我道歉。”六甲透露,虽然在相声门的演员中,父亲允许他当“大辈分”,但和其他客人,一定要尊重。“我爸爸生怕我当惯了大辈,再冒出一次像面对常先生那样的糗事,一直严格要求我,对待外人要格外尊重,严格按照年龄称呼。”

  和少马爷聊天,仿佛记者翻看一本“曲艺旧闻录”,然而有点出乎记者意料的是,少马爷语出惊人地表示:“‘马氏相声’不易再发展了, 别看马家人丁兴旺,可是每一代说相声的只有一人,说起来也算一脉单传。这几年天津好多年轻人成立了不少社团,马六甲有时会过去帮帮忙。他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是生在这个家庭从小就接触相声,他懂的比较多。希望他能够继承我们马家的传统,发扬马氏相声。”其实私下里,少马爷一直坚称“马氏相声”,而不称“派”。马志明觉得,称派就有了门户的限制,而“马氏相声”无门户,津门相声演员都是马氏相声的成员。而固执的他甚至不愿意称自己是少马爷,“叫我‘少马’就挺好的,大家喜欢我,是因为喜欢马氏相声,喜欢我父亲,他是大师。我自己不是什么‘爷’,只有观众才是‘爷’。”

  撰文:翟翊

点击或扫描下载